望东城之纡余。

钟司徒集笺疏 [遗荣赋][怀士赋][菊花赋]

底本《全三国文》

王芑孙《渊雅堂全集》将钟会赋归为小赋:”自唐以前无古赋、排赋、律赋、文赋之名,今既灿陈,不得不假此分目。赋者用居光大,亦不可以小言:聊以小言,尤云短制。……魏则一钟会以外,高允、杜挚俱兴。“
◇遗荣赋
散发抽簪,永纵一壑。

《文选》沈约《侍宴乐游苑饯吕僧珍应诏诗》注,又张协《咏史诗》注作「永绝一丘」,又张华《答何劭诗》注。
沈约《侍宴乐游苑饯吕僧珍应诏诗》:待此未抽簪。
通俗文曰:帻道曰簪。
张协《咏史诗》:达人知止足,遗荣忽如无。抽簪解朝衣,散发归海隅。
《仓颉篇》曰:簪,笄也。所以持冠也。《孟子》曰:如以朝衣朝冠,坐於涂炭也。《尚书》曰:至于海隅苍生。
张华《答何劭诗》:散发重阴下,抱杖临清渠。
张铣注云:散发言不冠所束也。簪,冠簪。凡束发为从官,散发为罢官。
由此,《遗荣赋》的主旨可能是言隐居之志。
“钟会《遗荣赋》、潘岳《闲居赋》似乎能不济济于仕宦矣,然实皆中躁而外恬,心竞而迹让,非仅不能欺人,亦并不能自欺也。”(《北江诗话》)故此赋应是迎合当时文坛风气所作。
◇怀士赋
记远念于兴波。

出《文选》江淹《杂体诗》注。中华书局影印清嘉庆十四年刻本《文选》:“记”作“托”
江淹《杂体诗》:桂水日千里,因之平生怀。
言因桂水以通情也。桂水,已见上文(桂水,水名。日千里谓流急,言因此急流寄平生怀抱)。李陵诗曰:浮云日千里。洛神赋曰:讬微波而通辞。
应是对前代一些诗赋句的继承。由此推之,此是一篇别有寄托之作。
望东城之纡余。
出《文选》王巾《头陀寺碑文》注;《玉台新咏笺注》同此。
王巾《头陀寺碑文》:西眺城邑,百雉纡余。
左氏传,祭仲曰:都城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
纡余,从容宽舒貌。汉司马相如《子虚赋》:“襞积褰绉,纡余委曲。” 北魏杨炫之《洛阳伽蓝记·正始寺》:“若乃绝岭悬坡,蹭蹬蹉跎,泉水纡余如浪峭。”
此句存疑。据《建康实录》,此句出自陆机《怀居赋》:望东城之纡余,邈吾庐之延伫。  
◇ 菊花赋 (亦名《菊华赋》《新菊赋》)
  何秋菊之可奇兮,独华茂乎凝霜。挺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提)葳蕤(草木茂盛,枝叶下垂的样子)于苍春(晚春)兮,表壮观乎金商(金商喻深秋。西为金,主义,音为商,若秋气之杀万物)。延蔓蓊(草木茂盛)郁,绿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缘)坂被岗。缥(青白色)干绿叶,青柯(草木枝茎)红芒(草端也),华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芳)实离离(分披茂盛的样子),晖藻(错杂华丽的色彩 存疑)煌煌(明亮辉煌貌)。□□规圆,芳颖四张。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无此句)微风扇动,照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曌)曜垂光(谓光芒俯射)。于是季秋九月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后有“九日”二字),日数将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无“将”字)并(此句存疑)。顺阳应节,爰(为,于是)锺(集中)福灵。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无此句)置酒华堂,高会(盛大的聚会)娱情。百卉凋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误作雕)瘁,芳菊始荣。纷葩晔晔(茂盛美好的样子),或黄或青。乃有毛嫱(越王爱姬)西施,荆姬(指楚地美女)秦嬴(指赵国美女)。妍姿妖艳,一顾倾城。擢纤纤之素手,宣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雪)皓腕而露形。仰抚云髻,俯弄芳荣。(《艺文类聚》八十一,《书钞》一百五十五,《初学记》二十七,《御览》九百九十六) 
  掇以纤手,承以轻巾。揉以玉英(道家指唾液),纳以朱唇。服之者长生,食之者通神。(《初学记》二十七) 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无此段)
  故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无此字)夫菊有五美焉:圆花(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作英)高悬,准天极(天边,天际)也;纯黄不杂,后土色也;早植晚登(成熟),君子德也;冒霜吐颖,象劲直(坚强正直)也;流(品类,等级 存疑)中轻体,神仙食也。(《艺文类聚》八十一,《御览》九百九十六) 
据张综法《三农纪》卷八,此五美菊为甘菊。《御定佩文斋广群芳谱》卷四十八:甘菊,一名真菊,一名家菊,一名茶菊。花正黄,小如指顶,外尖,瓣内细,萼柄细而长, 味甘而辛,气香而烈,叶似小金铃而尖更多,亚浅,气味似薄荷,枝干嫩则青, 老则紫,实如葶苈而细,种之亦生苗,人家种以供蔬茹。凡菊叶皆深绿而厚,味极苦,或有毛,惟此叶淡绿柔莹,味微甘,咀嚼香、味俱胜,撷以作羹及泛茶, 极有风致。史正志《史氏菊谱》:菊,草属也。以黄为正,所以既称黄花。因此纯黄不杂是为好菊。 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记远念于兴波 | Powered by LOFTER